谁让中国移动睡不好觉?谁让新浪微博心惊肉跳?

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惹众怒”?

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惹众怒”?

央视《焦点访谈》等节目接连曝光了东莞色情业,却没想到在网络上遭到大规模的反对。新闻跟帖中为曝光说好话的不多,微博上众多意见领袖也是冷嘲热讽。难道这次曝光做错了?

央视曝光“莞式服务”遭到几方面的非议

一是认为央视做这件事属于“角色错位”

媒体人秦子嘉在文章《为什么中国记者喜欢举报**?》中写道:“央视记者挟央视之威、挟媒体所谓的监督权利,去暗访这类行业,本身就已经犯了‘只见芝麻、不见西瓜’的错误。中国比这类事情重要得多的新闻,从来不见央视记者正经去报道。他们敢暗访楼堂馆所吗?不敢。他们敢暗访黑砖窑吗?不敢。他们敢暗访血汗工厂吗?不敢。有时候是真不敢,有时候是真下不了那份苦力。”

这种意见也是网友最普遍的意见,即认为扫黄不是央视优先该做的事。某网站排在最前被“顶”了9000多次的一条跟帖就是“记者还是去干点正事吧”。

专栏作者宋石男则认为:央视开炮,新华时评马上跟进,可见这次曝光的官方色彩,但“对许多人喜闻乐见的性产业高举高打,而它(打击者)本身又未必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自然激起人们的反弹”,所以声援被打击者其实只是表达对打击者的不满。

央视 色情业 东莞

网络公知甚至一些媒体都在讥讽曝光

二是担心这样的曝光会造成社会问题

有不少网友和意见领袖指出曝光色情业的社会后果:

1、“**”本来就是弱势群体,这样的曝光会让她们的处境雪上加霜;

2、中国有3000万光棍、有众多需要解决性需求的人,若打掉色情业他们的性需求怎么办;

3、中国的强奸、性侵案频发,尤其是性侵留守女童的现象严重,若没有色情业的“分流”,社会治安将恶化,幼女的权利更得不到保障。

知名博主五岳散人批评道:“做**的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我哪怕要曝光此事,也只会找背后的原因,不会用猎奇的手法拍下她们跳艳舞的镜头哗众取宠。一个掌控着巨大媒体资源的机构,它的使命绝对不该是如此做新闻。在你们拍下她们的艳舞之时,难道不明白这是让自己的职业蒙羞、跳了一场精神上的脱衣舞么? ”

三是为“性都”可能的“沦落”感到惋惜

某网站被“顶”了20000多次的跟帖直言“东莞满足了男人的幻想”。很多网友俨然已经把东莞当成一种“图腾”,不希望它倒掉。这就好比赌博整体上不是件好事,但若是把拉斯维加斯关掉,人们大概也会有些惋惜。

有人甚至已经开始分析东莞作为“性都”的“存亡概率”:“从舆情角度,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危险,具体分析:

1,大v中,五毛天然会洗地,而公知一向鼓吹性产业合法等普世价值,都不会打自己脸;

2,普通人中,男性都愿意自己多个消费选择,女性则不会排斥自己多个就业选择;

3,上级政府肯定纵容,外媒则对此无兴趣炒作”。

对央视的非议部分不能成立 “莞式服务”本就是一种腐败润滑剂,央视也直接曝光了公职人员色情消费

记者的暗访显示,在东莞挑一个“**”“服务”收费普遍达到800元左右,再加上房费、小费之类,起码上千。所以这种色情消费价格不菲,容易成为性贿赂的工具。而根据网上各种报料,的确这里的一种主流消费模式就是“请客”公职人员。本次暗访央视记者跟踪了一位“客人”,发现他坐着牌号为赣GA4389的公车离开、最后驶入了中铁大桥局集团港珠澳大桥项目部。

若如网友所言,央视的“正事”是揭露贪污腐败的话,那么央视也不是没做。打击高端色情业,就有打击性腐败的意义,具有正面的社会效果。而负面的社会效果则不严重,因为那些最需要解决性需求、包括性侵留守女童的人本身属于穷困群体,反正也消费不起高端色情服务,不用怕打掉高端色情服务影响他们。

央视 色情业 东莞

高端色情业可能为权钱交易提供场所 网上表态的以男性居多,如果加入女性视角舆论态势可能不同

由于中国的男性网民是新闻的主要读者和参与评论者,所以跟帖中反映的态度并不能代表民众的整体态度,因为对待色情业男女看法明显有别。台湾的相关调查发现,两性对是否开放色情产业看法有显著差异:女性46%反对开放,35%赞成开放;相对的,男性32%反对开放,50%赞成开放。

因此对待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如果引入对等的女性视角,舆论态势可能会有不同。

然而这次大面积非议也已充分暴露了对待色情业的矛盾 对待色情业,意识形态上的一元化与现实社会的多元化日趋冲突

在意识形态上,色情业在中国还属于“不可讨论”的问题,被绝对否定。然而色情业在现实社会中已经是无法排除的复杂角色。

首先,色情业实际成了中国一些社会问题的疏通管道。

1、长期的城乡二元化造成了阶层分化,而高端色情业通过两个阶层的性和金钱交易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分化。如今从事高端色情业成了不少农村年轻女性立足城市的起点,并将帮助她们融入城市。

2、中国的男性弱势群体需要低端色情业满足性需求。在上个月媒体报道了广西玉林一个留守女童遭18名中老年人长期性侵,这些中老年人中施暴最严重的就是农村“老光棍”。

这样的悲剧为什么会出现,电影《光棍儿》中已经有深刻的阐释。而类似农村“老光棍”这样需要解决生理需求的男性弱势群体,还包括外出打工的男性农民工等等。实际上那种收费十几元、几十元、上百元的低端色情业早已经承担了解决男性弱势群体性需求的角色。虽然本次央视曝光的是高端色情业,但是央视绝对有“拔起萝卜带出泥”的威力,恐怕会“殃及”低端色情业,所以人们的担心不无道理。

央视 色情业 东莞

低端色情业解决了男性弱势群体的部分性需求

其次,把色情说成“低俗”也好、“娱乐”也罢,它是人类社会无法杜绝的一种事物。即便消除了“贫困女性为解决生计从事色情业”或者“男性弱势群体解决性需求”的问题,色情业也远不会消失,曾创造10小时内连续同251个男人做爱世界纪录的华人钟(Anabel Chong)就是出身优越、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所以色情总会存在于社会中,如何给人们的“低俗”、“娱乐”留下空间,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结语 如果对待色情业的矛盾不解决,则一边是大义凛然曝光、另一边是极尽所能讥讽的场景还将继续。

友荐云推荐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关注
关注我们:
腾讯微博登录组件
分享按钮 微博通分享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