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中国移动睡不好觉?谁让新浪微博心惊肉跳?

李嘉诚5年内地首次受访玄机

李嘉诚5年内地首次受访玄机

 

财经香港站站长 彭琳

  李超人其实是在一次“主场失利”之后才转移“客场”的,至于选择南方报业集团,也是一番煞费苦心。年届85岁高龄,面对外界“妖魔化”心里显然是不好受的,李超人选择亲笔画好退位前最后的“自画像”。

随着香港经济高速发展时代的结束,港人对社会公平、福利比过往更为看重,但李嘉诚依然认为“贫富悬殊是全球大趋势”,“香港人都想创富,政府的角色应该要让人人有创富的机会,而不是等待打救”,恐怕还是过于高高在上,与民众对富豪形象的期待无疑有一定差距。(路透社图片)  随着香港经济高速发展时代的结束,港人对社会公平、福利比过往更为看重,但李嘉诚依然认为“贫富悬殊是全球大趋势”,“香港人都想创富,政府的角色应该要让人人有创富的机会,而不是等待打救”,恐怕还是过于高高在上,与民众对富豪形象的期待无疑有一定差距。(路透社图片)

  华人首富李嘉诚在“撤资论”的强大压力下,上周打破沉默接受南方报业专访,在内地和香港都可谓一石惊起千重浪。有心人仔细算了算,这离李嘉诚最后一次接受媒体专访至少已长达5年。这一次我们来聊一聊他出乎意料“站出来”背后的玄机与故事。

  “客场”的玄机

  不得不说,李嘉诚本次直面纷争,发出自己“大反击”的举措是相当有震撼力的。但不少人感到疑惑的是,李超人为什么选择的内地媒体南方报业这个“客场”而放弃香港媒体主场呢?

  其实,放弃“主场”也不是李嘉诚自己愿意的。早在今年9月18日,李嘉诚就曾“突袭”长实集团董事赵国雄的传媒高层饭局,大谈了一个多钟头,除了否认长和系“撤资论”外,许多内容也与南方报业上周的专访相似,甚至还把握时机在当天就向全港媒体发放了一份详细的谈话“要点”。可惜的是,经过本地媒体的一番报道和各种议论后,关于他撤资的传言不但没有平息,反而深入内地进一步发酵。

  因此,李超人其实是在一次“主场失利”之后才转移“客场”的,至于选择南方报业集团,也是一番煞费苦心。继“突袭传媒饭局”后,本地媒体间一直传闻,李嘉诚将挑选一家媒体接受专访,回应有关他的议论,到了上周二李嘉诚偕“红颜知己”周凯旋来到西安参加旗下基金会的慈善活动,南方报业雀屏中选的消息已经在媒体间传开。

  在南方报业方面,有内部人士透露这次采访是通过全国政协副主席向李嘉诚发出邀请,而李嘉诚的长子、长和系继承人李泽钜于年初当选了全国政协常委,其红颜知己周凯旋也与北京政界高层一直来往频繁。

  在李嘉诚方面,南方报业也可谓是不二之选——“突袭饭局”已经证明香港媒体的影响力远远无法辐射内地;如果挑选外国媒体,只会为长和系“脱亚入欧”提供更多口实;如果对象是北京甚至中央的媒体,则难免给予外界“奉旨受访”的观感。而南方系在内地被视为“敢言”,有影响力的媒体,在海外则被归类为内地媒体中“右派”,受到各方人士的认可。

  两地反应大不同

  李嘉诚的长篇专访中,“撤资论”无疑是头号重点,他用“天方夜谭的笑话”来形容“撤资”的指控,并且重申,长和系“一定不会迁册,永远不会离开香港”。

  然而,李嘉诚一而再的“表忠心”与大众的观感有一定距离。李嘉诚用“低买高卖”来解释自己的行为,也希望外界不要把这样的行为定义为“撤资”。然而多数人心目中的“撤资”显然并非所谓“迁册”,也就是更改公司的注册地,而是资金的重新调动。谈论李嘉诚“撤资”,其实质也并不是外界对他本人的批评,而是反映了内地和香港舆论对经济前景的担忧。

  这也是李嘉诚此时不得不站出来回应的深层原因。他举足轻重的地位,足可左右商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同时也是反击“唱衰中国”的重棋。因此,在专访中李嘉诚特别提到“很关心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并且称赞会议确定了经济将更加开放的方针,提出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国有资本收益上缴30%用于改善民生,“这绝对都是好事”,更进一步表示“对国内地产市场仍然乐观”。

  在内地,从高层到舆论的反应,都对李嘉诚“不撤资”的看法相当正面,不怀疑他的爱国之情,也没有太多质疑。不过在香港,情况却令人有些意外。

  李嘉诚在专访中谈到,“健康社会中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是息息相关的”,“关键是政府的权力要在法治的基础上公平公正地落实执行政策,香港不能‘人治’,永远不能选择性行使权力”。李嘉诚甚至意外地表示自己如果人生重来,会有意参政——与“撤资论”相比,超人这部分言论更加受到香港舆论的关注。

  与大多数开发商一样,李嘉诚旗下的长和系在香港的业务在新一届政府的楼市调控中受到不少挫折,例如拆售服务式住宅雍澄轩的“创新”被政府叫停,而今年长实在香港的销售额也只有40多亿港元,是13年来最差,是目标销售额的1/6。

  不少商界人士认为,房地产调控的严厉做法,只是新一届政府挑战传统的一个缩影,无论是人事任命、社会福利、商业监管都存在不少“突然改变游戏规则”的事例。而李嘉诚的言论,则多少体现了商界对政府近期过多干预市场、令营商环境恶化的不满情绪,也直接地表示了他对香港楼市前景的忧虑。

  老超人的“自画像”

  李嘉诚在专访中全程表现淡定,似乎视非议如浮云,然而事实上,李嘉诚对自己的形象极为看重,也一贯以勤奋香港人白手起家的榜样自居。

  年届85岁高龄,面对外界“妖魔化”心里显然是不好受的,李超人选择亲笔画好退位前最后的“自画像”。除了强调一贯以来突出的自己艰辛创业、勤奋工作和乐于吸收新信息外,李嘉诚更主动“爆料”谈到当年儿子被大盗张子强绑架勒索一事,张子强事后竟然向他求教投资渠道,被他“教育”要做个好人,进一步刻画了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和过人的胆识。

  除了“自画像”,护犊心切的老超人显然也在试图为即将接班的儿子亲自“**”。对于外界指李泽钜精于计算,每次都“赚到尽”,李嘉诚除了强调自己“不会去赚最后一个铜板”之外,更用“做事认真,心思细密,财政保守”来突出李泽钜的优点。

  至于有传闻称李泽钜在商界朋友不多,人缘欠佳,李嘉诚更站出来当儿子的挡箭牌“我年轻时候就不喜欢应酬,Victor不喜欢的程度比我更甚”,并强调儿子低调而注重家庭,甚至直接称赞儿子“他受过良好教育,英文程度比我好”。

  然而世易时移,随着香港经济高速发展时代的结束,年轻一代港人对社会公平、福利比过往更为看重。李嘉诚虽然长期是港人的励志“榜样”,但在贫富分化的加大和地产业畸形膨胀下,舆论对于地产富豪的非议不断升温。李嘉诚对此的态度却是“贫富悬殊是全球大趋势”,“香港人都想创富,政府的角色应该要让人人有创富的机会,而不是等待打救”。这样的表述,恐怕还是过于高高在上,与民众对富豪形象的期待无疑有一定差距。

 

 

 

 

  (本文作者介绍:北大毕业后赴港留学,任职多年,贴身体验国际金融中心枯荣动荡。)

友荐云推荐
分享到:

正文右侧广告一

关注
关注我们:
腾讯微博登录组件
分享按钮 微博通分享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