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中国移动睡不好觉?谁让新浪微博心惊肉跳?

许子东:收入越高的女性找肌肉男的比例越高

许子东:收入越高的女性找肌肉男的比例越高

 

核心提示:窦文涛认为精明强干的女人内心深处会认为自己被需要是她的自我价值的实现。竹幼婷认为美女为了要抵抗生来的外表而去做额外的奋斗,已经是不平等。许子东认为收入越高的女性找肌肉男的比例越高。

凤凰卫视8月26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幼婷又是飘飘欲仙,我给她已经出了主意,就是这可以半遮半掩才好。

竹幼婷:对,因为我总觉得大家如果认为我靠美色,我一直很希望能够洗掉就是不要因为是腿才能上锵锵,所以今天就遮一下,但是又不会完全遮住。

窦文涛:打开一点。

竹幼婷:又怕真的被换掉。

窦文涛:说的好。

竹幼婷:所以我就想到若隐若现,慢慢转型。

窦文涛:我告诉你今天这个长衣要怎么用呢?每当许老师讲话的时候你就一闪一闪。

竹幼婷:我就把它打开。

窦文涛:他今天就算是白说了。

许子东:我已经打定主意不说话了。

竹幼婷:一定要这样。

窦文涛:幼婷其实大家真不能看她表面的色相,我们这个小女嘉宾发现你看她有这个内秀,我刚才还在游说,将来可以接替我主持《锵锵三人行》节目对吗?

竹幼婷:对,广大粉丝会抗议。

窦文涛:在我去了的时候,因为现在不得不小看美女,我过去我承认是有点大男子主义,就是我骨子里往往容易对女性有一种蔑视,这个不能掩饰的,可是近些年来的惨痛教训。

许子东:你是过于重视。

窦文涛:女性的美色。

许子东:对,你从来都不是蔑视。

竹幼婷:讲太什么突然间定住,是这样。

窦文涛:不是,你过于重视她美色的时候就会形成对她另一方面的蔑视。

许子东:轻视。

窦文涛:你可能就所谓把她物化了,但是为什么我说这些年惨痛教训之后我发现目前这个人也不知道遗传好了还是什么,你比如过去我认为帅哥最傻了,现在我纷纷发现我们也没法混了,有些帅哥很有两下子,是人类喝牛奶还是什么,就他这个种越来越好,美女也是这样,过去以为美女只能就是被人包,现在美女开始包人了,所以我今天要谈谈。

竹幼婷:谈什么?

窦文涛:我在最近的世界新闻当中,我发现的一些美女,三个美女,我要跟你们先后展示一下,就是美女今天有才干,头一个你看看她,这个跟许老师有一点关系,因为是。

竹幼婷:上海人。

窦文涛:上海。

许子东:有一点关系,她没把一点两个字省掉。

竹幼婷:有关系。

窦文涛:陈怡,这个算美女吧,人家是高管,听说芳龄25。

许子东:卷款五亿。

窦文涛:卷款五个亿,然后今天的消息还是昨天的消息在斐济被抓住了。

许子东:最让人失望的消息是,她在斐济被抓住的时候还有一个男伴,叫很多人都觉得对她的印象大大打折扣。

竹幼婷:我听到是说怎么那么快被抓了呢,我还想知道她能跑到哪里去,怎么跑斐济,现在不是有很多高管都跑加拿大吗,你知道参照一下到加拿大可能会比较难回来一点。

许子东:这就叫百科全书缺字角,幼婷说的对,她没有查一查哪些国家跟中国有引渡。

窦文涛:斐济是引渡的。

许子东:你说这么聪明的人能够骗到五亿。

竹幼婷:她跑了是不是应该做点功课。

许子东:功课,加拿大你看赖昌星好不容易都不弄不回来,很久了。

窦文涛:我问你她要是跑台湾呢?

竹幼婷:因为台湾没有办法永久拘留,所以你还是得一直出境,你可能三个月两个月你得一直出境一次,所以你一出境你还得找下一个点,所以就没有办法,台湾没有办法长期。

许子东:现在对反共知识也不那么热心了,很快就做牺牲品去掉了。

竹幼婷:而且台湾也没有投资移民,所以她这五亿也没有办法拿到台湾用。

窦文涛:我就替她们着急,我就说卷了这么多钱的人往哪跑?后来我听说太平洋上有很多无主的小岛,有些私人,就私人富豪,你知道这个世界不是所有富豪都想出名的,有些富豪那个生活你知道吗,我们这些土鳖见门槛你都见不到,你不知道那糜烂,不是叫糜烂吧,就是说幸福到什么程度,他自己可以在一个小岛上。

许子东:就是喝人奶,人家吃一个脚指头,反正都被你描写过了。

窦文涛:所以你还是上山下乡这个档次的。

窦文涛:你看你还是酋长这个档次的,你还是这个档次,我就说他有些人其实有一个问题,那天我们还在探讨,据说这个卷款钱财的这个人,后来我发现所有被发现的人我觉得有两样,一个是这个人他还是,你别看贪官,他还是心怀祖国,他老忘不了,种种原因他老打电话,打听我的案子怎么样,或者就是什么呢?被当地华人社会认出来了,就他活动,他活动,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拉登,中央情报局全世界满天撒网找他,其实如果拉登说金盆洗手了,就我退出了,我就不出那个屋,理论上讲还是发现不了他,他是因为就一个情报员的电话,就证明你还跟外界联系,我就说如果是我的话。

竹幼婷:隐姓埋名。

窦文涛:我就是等于拉登躲屋里不出来,我洗手了,我不干坏事了行吗,我什么都不干,我就享受了,然后我不跟当地华人社会。

许子东:你别听他的,他享受的其中一个重要条件是跟韦小宝一样,他得六七个女的在那个岛上。

窦文涛:不用,像陈怡这样的一个也行,就花她的钱就可以。

许子东:你就做她男伴这样子的。

窦文涛:她男伴你说会是个什么人?

 

竹幼婷:不知道,这看来不是聪明人,我就知道被抓到的不算聪明,已经搞了这么一个金融案件就已经断了,就是没弄好才会资金短缺。

许子东:不过他们现在关心的就是她那个公司真的是在一年之内变成了销售变很低位在上海。

窦文涛:他那个旗下都是,不光她是美女,这就是一个美女队长,她底下的那个营销员听说都是美女,卖保险的嘛,而且她卖的实际是叫理财产品,现在不在查这个问题嘛,她可能也是涉嫌非法的搞这种理财工具,这么来弄。

竹幼婷:就跟银行一样,她最后玩的金钱游戏不是纯粹的单纯保险吗,再加上都是女孩子可能卖的比较快我想。

窦文涛:你认识卖保险的女孩子吗?

 

竹幼婷:可是我在台湾的话,台湾其实有点相反,卖保险通常都是妈妈级的,因为你第一这样才有信任感,妈妈有种长辈教你说你知道活到我这个岁数我才发觉小孩子大了以后,或如果要怎么样我需要买保险,然后你要帮自己做规划,有种这种婆婆妈妈的苦口婆心你才会觉得说比较容易信任,所以在台湾其实通常的第一黄金销售员都是妈妈级的,都是这样。

窦文涛:但是我在大陆看到的就说所以我为什么说今天可以讲讲美女,她各种活动的场合不是最近了,这些年经常见到CEO董事长,但是就是一个这个级别的,就是美女,而且你感觉30岁也不一定有,竟是这样的,你说这个是个人奋斗还是。

许子东:还是个人奋斗。

竹幼婷:还有就是成立公司是不是也比较容易,就像是你在银行里面以前不是谁都是VP,谁都是副总裁,因为这个对她在卖这个产品很重要,所以我反正成立一个公司我只要几百万,或者是几十万,我有了第一笔钱以后我就成立公司,我自己就变老板了,那我接下来的名片这样出去对我的业务是有帮助的,所以比如说这个社会比较看这个title来相信这个人的能力。

许子东:这个戏剧性的反差是挺有效果的,我也收到过这样的卡片,比方说你碰到了像幼婷这样吃饭的时候,啪拿上来一个卡片,是一个副总经理,是一个什么副总裁,这一个反差,本来单单一个美女,那就当她美女看待,来一个副总裁我当她副总裁看待,但是突然这么一个人跟这么一个卡片,而且你要是网上一查那公司还查得到,那还不是一个,你就想她要么她是天才,要么她有很硬的后台,你看这无论两者都得佩服,所以这个反差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反差。

窦文涛:而且你也不能否认,女人今天真的是有才干,我现在预测有可能我们男的就会颓了,就是因为我现在发现很多精明强干的女人长的又漂亮,她实际上为什么成功?除了靠男人之外,不是都靠男人的,我确实就发现就跟郭敬明说的似的,郭敬明不是也有人说他什么,当然那是歧视人家,不应该说人家是娘子,但是郭敬明确实就说我一天睡四个小时,我不谈恋爱,我天天写,天天就是做生意或者干这些事,那么我不成功是不是也不公平呢?我跟你说有些女的这种我见到的,我就发现什么呢?这是一种什么女性的心理?男人有钱就学坏,男人就是事业很成功的他也要搞腐败的,他有了钱他要搞搞女人,或者他晚上要去喝酒、赌博,他去澳门。

许子东:他会想我去澳门什么的,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窦文涛:他要享受,可是我真觉得中国有些个我见过精明强干的女人,你看照男人看来,她没什么腐败的,但是我甚至认为在她身上有一种什么呢?似乎被需要,她觉得活的很充实,你看那个耳朵里,耳朵上挂着一个手机,她就进来风风火火,就一路打着电话开会什么,我说你从早到晚这样?她说是,我老公对我都有意见,我老公就是我的贤内助,她说我到晚上11点我都电话不断,你看一个中国的女人她可以不要男人所谓,她不腐败,她从早忙到晚,但是我就认为有些女人是不是内心深处她会觉得这样的被需要这是她的自我实现,就是她有一种价值感,觉得自己。

许子东:但除此以外调查统计显示,收入越高的女性对男性的肌肉越看重。

竹幼婷:男性的肌肉?

许子东:对,找肌肉男的比例越高。

竹幼婷:因为我已经有内在了,我有钱我有我生活的质量,所以我需要一个。

许子东:不过前一阵当然也有反例。

窦文涛:前一阵很好,广告之后再前一阵,留个悬念,《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我们讲了一个女的,现在我给你讲第二个女的,你看看这个照片,这个女的一看是朝鲜的,因为她这张照片让我产生了一种怜惜的感觉。

竹幼婷:哪里翻到这张照片?

窦文涛:但是后来说这照片是假的,就是这个新闻的主人公,主人母其实我们没有她的样貌,所以报道当中就用这么一张照片开始说是她,实际不是她,而这个人现在在哪呢?在劳改,你知道这是一个朝鲜的一个专门讲脱口秀,喜剧,喜剧女演员,擅长模仿,擅长讲这种脱口秀,结果我第一个我是没想到,朝鲜竟然还有这种表演,喜剧性的小品性的,咱说这种表演,但是问题在于就说她说错话,但是一个讲笑话为生的演员,你在朝鲜是什么情况,她这个笑话还没讲完,就被人抓走,抓煤矿劳改去了,听说是抓到煤矿去了,就是我听说咱们这个但是还有个别朝鲜领导会看凤凰卫视,所以我不禁的就有点惺惺相惜,我觉得这位姐姐要是说她错误犯的不太大,是不是咱们朝鲜领导就宽大为怀了。

许子东:就来我们三人行了。

窦文涛:我有一种惺惺,就咱全世界吃开口饭的人都是经常会为嘴上不牢在各个国家,各种环境下受到审查,受到打压,甚至是受到刑法,但是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个真正最终理想的社会还是应该让人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什么甚至于说开个玩笑,为了娱乐大家,有时候这个玩笑可能开的不成功,说着开了过了分,那么我认为对于成年人来说,这不就是一笑了之嘛,至少这种幽默的这种娱乐的精神是好的,你说上煤矿这有点没有幽默感,你就想象今天郭德纲在台上开一玩笑,明天郭德纲就判了五年,这家伙有点。

许子东:郭德纲在煤矿还有点像,周立波压去才比较喜剧性。

窦文涛:这是你们上海人。

许子东:世界上就两类国家,一类国家他会笑的人说不错话,但当官的一说说话也有很大的问题,那另外一个国家就当官的不会说错话。

竹幼婷:下面的人也说错话。

许子东:电视人说错话去煤矿,就是这样。

 

竹幼婷:原来是这样分的。

窦文涛:你跟那个应该惺惺相惜,你也是吃这行饭的。

竹幼婷:我觉得这不管男生女生都是这样,就是说不应该是女性她就不应该被抓走,而是说男性她有自由的讲话空间,那也是应该要,就是也不应该更因为讲错几个字就被抓走,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说。

窦文涛:男性抓走就算了。

许子东:男性抓煤矿。

窦文涛:都是我的竞争对手,多抓。

竹幼婷:那也不是男女平等,而是说女生的地位提高之后,我们并没有希望能够超越男性或什么,而是说大家是越来越一致就这样子而已,所以你不要紧张,就是一致而已,没有要超越你们,不要每天都那么紧张。

 

窦文涛:不是,我盼望着你们超越我们,其实早该换过来了,让你们承担起生活的重担。

竹幼婷:请大家调出前几集的《锵锵三人行》。

窦文涛:做你们背后的男人。

竹幼婷:你明明就很担心女生的权力太大,就觉得靠个外貌,再加上实力很容易超越你,你觉得这个。

窦文涛:不是,我的希望是什么呢?就说你们女人最好把责任全担起来,你要超越我们,不要光在一方面超越我们,就是说你不能说又超越了我们,另一方面还在享受着传统女性的特权,我觉得你索性干脆就全我们接管了,比如说你把我,就是你养家,我在家里待着。

许子东:你把他给包了。

窦文涛:对。

许子东:就这么个意思,刚才我们讲到女的要是地位很高,钱很多就会关心男性的肌肉,喜欢小靓仔前一阵大家沿着这个思路就觉得刘晓庆去美国结婚,会跟一个比她小二、三十岁的一个男生,一度这么传。

竹幼婷:一度,后来不是。

许子东:可是现在实际上她的结婚对象是一个。

竹幼婷:71岁的。

许子东:是一个71岁的香港的做家具的,所以大家就像你说的,还是不彻底,你成功到刘晓庆这样,你最后还成了一个老板,还是找个老板。

窦文涛:这说明人家刘晓庆是内行,家具还是老的好,家具老的好,真的黄花梨明代家具,那得值多少钱。

许子东:家里的工具。

窦文涛:咱们现在说第三个女性,我最近发现的第三个美女,这都是有才干的,是这一位,你来看看,这个幼婷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

竹幼婷:她是伊朗本来要到女议员的,这张是她海报上面的一个竞选照片,所以她其实也符合伊斯兰宗教的一个规矩,她并没有穿的特别裸露什么的,她自己本身是网络公司,好像是个主管,所以本来也蛮有能力,因为她很年轻,所以想说帮年轻人争取一些权利,再加上伊朗在这个新总统上来以后,希望能够让伊朗的社会更加民主,以及女生的地位提高,所以让女性可以参选,还真让她选上了。

窦文涛:她选上议员了。

竹幼婷:选上了,第14名,14高票选上的,后来保守的穆斯林就觉得我们不应该一个走T台的模特儿来执政,来参政,所以就说她太漂亮而把她换掉。

窦文涛:也是有道理。

竹幼婷:哪里来的道理?说说你的道理是什么?

窦文涛:我觉得有道理的,一个女的太漂亮了。

竹幼婷:然后呢?

窦文涛:我是说实话了,她会导致气氛出现一些问题,你看要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的出现在男人当中。

竹幼婷:那你为什么要她参选。

窦文涛:这些男人状态不太对。

竹幼婷:那你为什么让她参选。

许子东:她们投票就老是拉布是吧?

窦文涛:对。

竹幼婷:那你为什么让她参选,参选就是要表示你已经接受她可能会当选的可能。

许子东:你应该这样来说,那个女的出现那些男的出了问题,问题在这些男的身上,不在这个女的身上。

窦文涛:你比如要是这么一个美女那,你有没有发现,平常不管在什么场合,有个美女在那男人明显话多,这个议会本来发言就没完没了,这些男的看见这么一女的在这,肯定原来讲十分钟的演说,恨不能讲半个小时。

许子东:但解决的方法不是把那个女的拿掉,而是多几个女的,或者女的跟男的一半。

窦文涛:好,广告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这个美丽不是罪,美女干什么都可以,但是你也假想一下,如果比如说玛丽莲·梦露她在这个议会里头,你觉得这个她会不会有一种荷尔蒙的气息?

许子东:意大利不是就选上了一个好像拍AV片的一个,最后就选上了议员的。

窦文涛:那是因为有贝卢斯科尼当总理,所以上行下效。

许子东:整个意大利的文化就是可以这样。

窦文涛:他们绷得住是吗?

竹幼婷:是,就是我觉得她被换掉的理由说她是美女,我觉得这个只是个借口,纯粹就只是不想被分享权力而已,所以我觉得当初开放名额让她参选的时候就这只是看到的结果只是假民主而已,只是个假开放,永远到最后女生永远都因为外貌而被换掉,你从来没有因为说一个女生不符合她的实力资格被换掉,你总是都说是因为她的美貌,我看过一篇一本那个书,以前的CBS的主播,她刚开始跑白宫的记者,然后她是个金发的女记者,她每次跑新闻的时候她就把这个头发绑马尾,然后戴个眼镜,然后她妈妈每次打电话说我把你生一个这么漂亮的金发,你为什么不让它披下来,然后好上镜呢?她说妈,我在这个白宫所有的男记者里面,如果我这样一放这个头发,没有人注意我报道什么了,所以我得把自己搞丑,我想这容易不容易,她这个脸。

许子东:就像幼婷你这个裙子一晃没有人注意我们说什么。

竹幼婷:所以说我接下来真的。

窦文涛:今天晃了几下了。

竹幼婷:再也不要配合你们。

窦文涛:锵锵刚刚晃好几下。

竹幼婷:就是观众感觉出我有实力,就是这多么不容易,就是你有美女为了要抵抗她这个生来的外表而去做这些奋斗,所以已经是不平等了,完全还是个不平等的情况。

窦文涛:长好看了,难看了都会有歧视。

 

许子东:反正你那么多的强调美女,这本身还是说明男权,男性中心主义的权力在强大,要不然的话他不会有那么大的权力,就好像现在人家讲肌肉男什么,也是女权的上升,一般美女是合算,就做生意也是,政治也合适,但是吃亏也吃亏,就是人家不相信你自己。

窦文涛:你觉得一个美女在一个公司里到底是男的多好呢,还是女的多好呢?

竹幼婷:你说男多好还是。

窦文涛:他周围是男的多好,还是女同事多好?

竹幼婷:男的多好。

窦文涛:你看看,你不也要这个歧视吗,你利用这个。

竹幼婷:我哪有利用。

窦文涛:不是。

许子东:幼婷可以说没办法,世界是这样,我们适应,我们要作战。

友荐云推荐
分享到:

正文右侧广告一

关注
关注我们:
腾讯微博登录组件
分享按钮 微博通分享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