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中国移动睡不好觉?谁让新浪微博心惊肉跳?

中国金融进入风险多发时代

中国金融进入风险多发时代

 

 文/财经专栏作家 陈志龙[微博]

  从债券市场到银行间市场再到证券保险市场,“从来没出现过的”极端事件频繁上演,“黑天鹅”式极端事件的背后是人性贪婪、货币疯狂、监管失控和投资饥渴的混合体。

长期以来,中国财政金融体系是以国家信用背书的,“黑天鹅”事件一旦发生,脆弱的、致命的、高传染风险如果失控,炉心融毁的灾难将如影随形。  经营者与监管者的博弈从未停止,而人性难敌利益的诱惑、监管的漏洞不断被精明的市场修补堵漏。

  上周,印尼汇市股市暴跌引发市场对东南亚国家金融安全的普遍担忧。道琼斯指数也跌破15000点大关,20日凌晨,美国总统奥巴马罕见地召集各大金融监管巨头,商议如何防范新一轮金融危机。

  在全球金融市场可能再度动荡的恐怖回响中,过去几个月间,中国金融市场也进入前所未有的剧烈“颠簸时刻”。

  4月,债市的打黑风暴中,多家基金经理因涉及巨额利益输送被拿下;6月,银行间市场,光大等中小型银行的违约,让日交易量达到4万亿的银行间资金市场陷入混乱,掀起了金融市场的惊天波澜,并祸及资本市场,两地股市连续重挫;8月16日,多灾多难的中国股市被光大证券(10.10-0.15-1.46%)的“乌龙指”打飞,类似“7.23”动车事故的这起中国股市的“极端事件”发生。

  从债券市场到银行间市场再到证券保险市场,“从来没出现过的”极端事件频繁上演,“黑天鹅”式极端事件的背后是人性贪婪、货币疯狂、监管失控和投资饥渴的混合体。

  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曾写过一本《极端的年代》,讲述了20世纪的极端年代发生的许多极端事件,它们“既激起了人类最伟大的想象,同时也摧毁了所有美好的真诚的幻想”,因为哪里有疯狂和投机,哪里就必然会有恐慌和崩溃的极端事件发生。中国金融市场高频发生的极端事件,其本质都是一脉相承。

  经营者与监管者的博弈从未停止,而人性难敌利益的诱惑、监管的漏洞不断被精明的市场修补堵漏。制度性缺损和大面积的监管俘获的存在,利益主体沉浸于 “刀尖上舞蹈”的激进,在考核压迫型的高指标驱动下,只追求业绩“爆炸式增长”,却疏于管理和风控。在一个只有侥幸而没有理性,只有贪婪而没有恐惧,只有疯狂而不知敬畏的市场,恐慌和崩溃随时可以发生,金融系统的安全阀值必然不断劣化,“群体性极端事件”一再佐证。

  金融体系的风险具有高传染性和高致命性。 “6.20”事件发生后,央行要求金融机构“兼顾流动性与盈利性”。这是较为委婉的说法,资本是逐利的,利益越丰厚,就越愿意冒更大的风险。所有银行都在资金市场加杠杆,一位交易员告诉我,他们400亿的资金撬动了数千亿的杠杆,赚得盆满钵满。

  应验了华尔街的那句名言:“当可以用别人的钱赚钱时,他们自己是不会掏一个子儿的”。但无止境地追求利润最大化,无边界地重复放大杠杆,过度追求规模膨胀,当资产负债表中的杠杆被用到极致而流动性储备捉襟见肘,大伙都以为没事时,市场上极小的与预期相反的事件就可能触发系统陷入全面恐慌和崩溃。

  这次光大的“乌龙指”和巨额资金黑箱事件说明,金融体系内重大的风险隐患如果得不到有效检验和纠正,一些“大而不死”的金融机构在过度刺激后会瞬间猝死,而其引发的金融地震和海啸必将对经济带来巨大的冲击波。

  当年,一度被誉为赚钱机器人(47.300-0.58-1.21%)的“天才交易员”尼克里森,一张错单终结了百年的皇室银行巴林银行的命运。而中国金融业一再发生的重大风险事件警示我们,在业务发展过程中,如果对利润的过度贪婪和追逐不受约束(光大此事肇事的部门去年的结构化产品利润爆增了33倍),在疯狂的膨胀和扩张过程中容易过度自信并过度放纵,口头上言必称“投入巨资建立了最先进、最科学和最完善的实时风控系统,时刻监测着各业务环节”。但一再发生的风险事件说明,其脆弱的风控体系和防火墙像是闹着玩似的,“跟纸糊的一样,一捅即破”。

  美国人在反省次贷危机的原因时毫不客气地说,“这是从华尔街到华盛顿的双向失灵”,即危机是市场内部风险管控和外部监管体系同时失效。如果“高速动车”的车载管制系统和“市场守夜人”的信号系统同时失灵,都“睡着了”,那让人不寒而栗的极端事件随时不请自来。

  长期以来,中国财政金融体系是以国家信用背书的,“黑天鹅”事件一旦发生,高传染风险如果失控,炉心融毁的灾难将如影随形。马克思当年曾经调侃说:“黑格尔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件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过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的,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在一个制度性安排不完全健康的市场,狂飙过后安全阈值劣化,有意无意的放纵必然埋下突发性、系统性、灾难性风险的隐患,为防止更多的“悲剧和闹剧”重现,现在该是检讨的时候了。

  回首即将过去的8月,两件大动作传递出中国财政金融体系进入了“多事之秋”,对其系统性安全的管控、保证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财政金融风险已成为重要的国家安全战略。

  这两件事,一是审计署从月初开始的对政府债务平台的雷霆行动。地方政府债务长期不透明、黑箱运作的结果必然是摆“地雷阵”,必须乾纲独断地掀起一场“排雷行动”。

  第二件事是,国务院上周同意建立由央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第一次以国务院文件确立金融监管的协调制度,传递出的一个重要讯号是,在风险多发的年代,加强多部门协同监管机制建设的重要性。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也是国家安全的核心。

  如果在“黑天鹅”式的风险事件面前,大家都做慈眉善目的 “奶爸”“奶妈”,“父爱主义”情结无所不在,纵容的结果是一次次“狼来了”,一次次无所顾忌、胆大妄为,忘乎所以到最后,等真的“狼来了”的时候,已无力回天。

  历史的转弯处就在我们的亲历中。在历史的高速转弯处,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财政金融治理的难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复杂,对财政金融安全的担忧要求我们,风险预警体系和对极端事件的管控体系要比在顺周期时更加小心翼翼、更加审慎,更加如履薄冰。财政金融体系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后,各个层面、各个环节都当居安思危,严防死守,排查校验可能存在的风险漏洞。

  (本文作者介绍:陈志龙,财经专栏作家,报人。)

友荐云推荐
分享到:

正文右侧广告一

关注
关注我们:
腾讯微博登录组件
分享按钮 微博通分享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